S2B2C平臺「叮當海外倉」連獲藍湖資本、鐘鼎創投兩輪投資

2019-08-26 來源:36氪

在跨境電商的生意中,有大量下沉渠道的分散C端流量不被主流電商所捕獲。這些有著強烈消費升級訴求的流量大部分掌握在傳統的代購手中。根據藍湖的保守計算,這個市場規模可達 4000 億左右。但隨著新電商法的出臺,這些代購也面臨著巨大的危機,以往人肉背貨的模式難以為繼。叮當海外倉則通過低成本貨源合規化賦能代購,成功打造了去中心化 S2B2C 跨境電商,從而改善了傳統的盈利模式。藍湖資本看好叮當迅速規模化捕獲流量的能力,并依靠核心團隊在跨境供應鏈上的豐富經驗迅速做大做強。

藍湖資本合伙人陳昊輝

跨境 S2B2C 平臺「叮當海外倉」近期已連續完成來自藍湖資本的 Pre-A 輪融資與鐘鼎創投的 A 輪融資,合計金額超千萬美元,元啟資本擔任兩輪融資獨家財務顧問。據悉,兩輪融資資金主要用于供應鏈建設與渠道拓展。此前,叮當海外倉還曾獲得 58 產業基金的千萬元天使輪融資。

2019 年 1 月 1 日,新《電商法》正式實施,個人代購被納入電子商務經營者的范疇,不但稅務成本增加,正規化運營也加大了管理難度和成本。針對代購的痛點,叮當海外倉于2019 年 1 月上線,通過搭建跨境 S2B2C 平臺,幫助小 B 在跨境采購上提高效率和收益、合規化經營。平臺負責后端采購、倉儲物流、清關等供應鏈服務,一鍵代發。

創始人郭乾明表示,這個模式的核心其實是提高效率、提高收益、合規經營。

叮當海外倉對小 B 的注冊門檻是至少 3 個月的入行時間,半年時間平臺流量池已經積累了大量小 B 代購。不過平臺并不著急全部轉化這些代購,而是會隨著供應鏈能力和中臺能力的完善逐步釋放。

其中在收益層面的理解分為幾個維度:首先平臺為其省去了出國采購、打包發貨的成本,而拿貨價跟原來相同;其次,隨著平臺 GMV 的增長,小 B 和平臺的毛利空間都會越來越高;而原本一個日本的代購只能賣日本貨,通過平臺加寬了可售賣商品的寬度,范圍覆蓋到全球。

不過平臺還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當消費者隨代購遷移到平臺時,如何維持其信任關系?對此郭乾明回應道,小 B 代購與微商不同,賣的是信任,其服務的人群是相對固定和穩定的,黏性非常強。為了保護小 B 代購與消費者之間的關系,平臺會避免與 C 端消費者有直接接觸,這樣小 B 與用戶之間的溝通界面不會發生改變,小 B 也可以選擇自己出國,只是不用背那么多貨。

而在小 B 和消費者最關注的假貨問題上,叮當海外倉的做法是統一海外直郵、統一交關稅、物流鏈路全透明,盡量減少香港調貨等不受監控的環節,同時自建的中臺系統記錄每個節點的信息,從清關到物流體系所有路徑可見,能追溯到最上游。 

在供應鏈層面,叮當海外倉起步于日本,近期開始向韓國、歐美市場發展,上游供應鏈為供應商、品牌方等。早期平臺從標品切入,目前共有數千個 SKU,美妝品類為主,未來會擴充到母嬰、保健品、零食等品類。不同于網易考拉等 B2C 電商,S2B2C 平臺非貨架模型,因此 SKU 的豐富度不會特別廣,在經過需求的整合去重之后,理想情況下可能保持 1 萬個左右。

郭乾明認為,跨境電商發展了這么多年,相對來說比較成熟,供應鏈很難成為起步期的資源型優勢。這件事比拼的核心還是在于人與貨的匹配以及穩定的供應鏈能力和中臺系統。

根據團隊提供的信息,叮當海外倉的盈利主要來源于差價,目前平臺 GMV 未透露,但每月增長速度為 50-60%。

叮當海外倉團隊目前共有 140 人,總部位于北京。創始人郭乾明是連續創業者,曾任蜜芽新零售負責人;團隊核心成員在電商、跨境等領域有多年豐富經驗。

掃描二維碼進入藍湖官方微信

藍湖資本微信公眾號
组六跨度表